身体发肤受之吾

越过二百八十亿万光年,来到你身边
人的细胞大清洗需要六年的时间,
你是过了多少个六年,才来找我啊。

主博:猰貐与狴䬓

我也想弄个产粮活动………………(看了眼日期开始攒金宝生日的贺文)

【凹凸世界】指尖江湖

偶尔也想写一些关乎爱情亲情之外的热血世界…粮食全员向无cp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01金和秋
「……三十七、三十八、三十九、四十!」金一轱辘侧身把背着的东西都抖了下来,双眼明亮的看着坐在太师椅上的秋。届时,小孩才不到六岁。
背上的东西是整个大宅院子里的藤木桌椅,不算重,对五岁小孩也不算轻,背着做了三组支撑和三小时的马步,秋一合茶盖,冲兴奋的金点了点头。
小孩欢呼一声,脚下虎虎生风,瞬息就来到了秋的面前,抬起头望着自家姐姐,要是有尾巴的话早就转上三五圈了。秋掩下唇边的笑意,长长的发梢落在胸前,被金勾了起来,熟练的帮秋扎好马尾。
秋把茶喝完了,随手一甩,茶壶茶杯随着力道顺从的飞天滑入了水池子里,金的眼睛更亮了,甚至连头发也在愉快的摇晃着。
秋拍了拍他的头,例行开始教导金轻功的要领。
总之先绕城一周再说吧。秋愉悦的想。

02秋和格瑞
走个夜路都能碰上打劫,秋随手把劫匪手上的小孩救了下来。原本打算啥事不管的,突然想到家里待着的金发小孩,心柔软了一瞬。
好吧,例行做点善事——虽然她并不是什么善茬。
她撕掉了绑在少年嘴巴上的布,黑漆漆了也没看到啥玩意,对方长怎么样也没怎么在意。
带回去给金玩。
秋只是这么想着。

03金和格瑞
欢天喜地。
金绕着格瑞跑了好多好多圈,直到对方面无表情的拿着手掌堵住了少年准备拥抱的动作,然后眯起了眼睛。

之前有人问直接在这里写吧
为什么我不打tag or为什么我只打alltag

因为我写的是all向,我只打这个tag,不打总tag,因为很麻烦,有一些人是不看标题不看置顶不看简介的,简称三不(。)然后在错误的时间错误的点进了对他来说错误cp的文章,瞬间燃爆,然后开始瞎逼逼。
「这尼玛是什么狗比文章为什么打xxx的tag!」
sorry,你自己眼瞎没看见怪我?
然后我对有一批过激all厨有点不解
行了,xx是某个作品的单cp,作者恰好喜欢这个单cp受的all向文,然后不仅打了xx还打了all向tag
然后就有all向的人跳出来说你只有xx为什么要打all向tag!
噢,xx不是all向噢。牛逼(鼓掌)
再来,有些人对xx不感兴趣,但对其他all受的文章感兴趣,然后进了all向tag看到xx的文章,又跳出来xx为什么能打all向tag!
我可去您的吧,xx只要没有其他任何cp就能是all向,至少不会有人傻逼到不仅有xx还有oo还有ux或者qp然后再打allx的tag吧
……等等,好像有哦(带头鼓掌)
以上

要做就做下去,删lo是怎么回事?
前面那个都还没删呢
而且这个圈子本来就只是被带动前行,就算最开始写了那么多让人宣传到最后有用吗
没有,而且还很丢脸,明明是你们先提出来要做这个每周一题的。
真以为太太会一直关注着吗,没有动力和热度谁会写啊(危险发言)
噢,好像我就是那个没热度写下去的噢(。)

随便说说。

胡琴琵琶与羌笛

【all金】龙蛋的沙雕番外

大概就是创作过程中的NG集……很沙雕,之后在主博不会写这种23333,会有另一个版本,现在写出来自己开心(大概)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01
「妈的我手电筒呢……啊,你好,我还以为你不在了,谢谢你的灯,现在把它给我。」
「行了这个暗无天日的地方你也别嫌弃bb啥了,老子还没嫌弃呢,趁着手电还有光,给你讲个空间旅行者珍藏的秘籍书。」
「……什么叫做破破烂烂的哪里像什么时空旅行者!?太失礼了!立刻给我土下座啊!!……你以为我拿的都是什么书!小黄书吗!?我这么正经的人怎么可能看小黄书!好笑,我家那一叠……等等等等,你在套我话吧!?我是不会上当的!!」
「啊啊啊啊啊反正你那么闲不要在意这些细节啊!STOP!停!我管你听不听反正你也只能待着!那也去不了还不如听完这个故事!」
「手电筒……哎呀快点直接给我!我要拿来照的,先说好,看到精彩部分都不准翻页,听到没!要听我抑扬顿挫的声音!!」

02
「哎呀妈呀这本不好!我当时掉下去直接就进了一个小朋友怀里,哈?什么叫我那么大条掉下去会砸死人家小朋友……我敲里马,再拐弯抹角骂我?那边那个小朋友一个屁股墩能把人压成肉饼,蟹蟹。」
「人小朋友是条龙,刚破壳不久的那种,长得比我还大,然后掉下去一瞬间被一堆武器指着你能信?小朋友还特别萌的揉了揉我的脑袋,差点没人首分离。」
「我他妈当时就瑟瑟发抖了,太可怕了亲友团!有一个面容和善的褐头发抖抖索索的拿着剑指着我,差点没吓死,明明那么可爱的小朋友!为什么!」
「………………然后那堆人把我给扔了下去去安慰小朋友,明明是我更需要安慰,蟹蟹。嘤嘤嘤。哼。」
「行了憋说了,说多了都是泪。」

生老病死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出去了大半年,他回家,送的是病危通知书。
早些年就已经出过柜了,很累,没有任何人可以说,因为他看人不准。
他要死了。

蹲在阳台蹭网……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他把助听器重新挂上去了,电话打不通,他也不想。
他听不到这个世界的声音。

龙蛋只会印一点
对,我没钱
而且看上去没人要的样子
全部印了送亲友
希望他们不嫌弃

是这么想的。

去死吧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!!